当前位置:
首页 > 听古文歌 > 婷婷唱古文|昨夜犹听舞剑曲,今宵只盼孤云影

婷婷唱古文|昨夜犹听舞剑曲,今宵只盼孤云影

婷婷唱古文|昨夜犹听舞剑曲,今宵只盼孤云影

他回来了。

戎马一生,没有荣耀。

征战几十年,

他从来没有忘记过自己的家乡:

你看,还是那个记忆中的村庄,

还是那棵熟悉的老槐树。

一切,似乎从来没有变过。

迎面走来一位同乡人,

老人有些激动地上前询问:

你知道村头我的家,

还有谁在吗?

乡人叹息一声,指向不远处:

那松柏森森、坟冢累累的地方,

便是你的家:

婷婷唱古文|昨夜犹听舞剑曲,今宵只盼孤云影

老人踉跄行至家门前,

还记得,15岁入伍那年,

母亲就是站在这里跟自己道别,

弹指一挥,恍如昨日。

他细细掸去蛛网,

颤巍巍推开封尘已久的柴门,

少年时的记忆汹涌而来:

母亲跟往日一样在灶前忙碌,

父亲耕作归来,弟妹们追逐嬉闹,

而他,还是那个15岁的阳光少年。

幻影破灭,

迎接他的,只有满目荒凉:

一只野兔受惊钻进狗窝中,

野鸡在房梁间窜来窜去。

水井边,庭院里,

到处是疯长的葵菜和谷物。

婷婷唱古文|昨夜犹听舞剑曲,今宵只盼孤云影

老人愣了半晌。

机械般地,

他开始收集庭院中的谷子,

他一片片采下冬葵鲜嫩的叶子,

他把生锈的锅具擦得镫亮,

他把谷子舂去皮壳,

他把冬葵做成羹汤……

饭熟了,羹沸了,

可是,又给谁来吃呢?

他恍恍惚惚地走到门前,

望向东方:

我的亲人们,

我回来了,

可是你们,又在哪里呢?

大半生的沙场风尘、人世沧桑,

而今化作两行浊泪,

扑簌簌落到满布征尘的衣襟上……

老人是幸运的,

因为不知有多少无名英雄埋骨他乡;

老人也是不幸的,

因为眼见物是人非,

从此人生再无归处。

几年前,

网上曾流传一张照片:

一个老兵参加胜利日游行,

他的胸前别满了奖章,

手里拿着民众送给他的鲜花和气球。

但游行队伍中只有他一人,

老人默默擦拭着眼中的泪水。

婷婷唱古文|昨夜犹听舞剑曲,今宵只盼孤云影

他或许想起了曾经热血辉煌的岁月,

或许想起了曾经并肩作战的战友,

眼看着曾经的辉煌落幕,

而这个时代记得他们的人,越来越少。

婷婷唱古文|昨夜犹听舞剑曲,今宵只盼孤云影

每位老人,都是一部史诗。

不管在和平年代还是战争年代,

他们都用自己的生命能量,

为后人创造出更幸福美好的生活。

他们或许是我们的父母,

或许像这首诗中一样,

是一位退伍的老兵,

也或许是敬老院中的一位普通老人。

在岁月的侵蚀中,

他们讲话慢了起来,

做事慢了起来,

学新东西的速度也慢了起来……

他们,已经跟不上这个时代的节奏。

但是请记得,

他们也曾创造了一个时代的辉煌。

婷婷唱古文|昨夜犹听舞剑曲,今宵只盼孤云影

每位老人的经历中都有巨大的宝藏:

有可能是关于生活的智慧,

有可能是美好纯粹的情感。

让我们多些耐心,

去倾听他们的故事;

当然,

也可以给他们讲讲你遇到的好玩的事。

你可以把它记录下来,

也可以讲给别人听,

只是,不要让它们在风中消逝。

【译文】

十五从军征

汉·乐府

十五从军征,八十始得归。

道逢乡里人:家中有阿谁?

遥望是君家,松柏冢累累。

兔从狗窦入,雉从梁上飞,

中庭生旅谷,井上生旅葵。

舂谷持作饭,采葵持作羹。

羹饭一时熟,不知贻阿谁。

出门东向望,泪落沾我衣。

十五岁就应征去参军,到了八十岁才退伍回到故乡。

路上碰到一个同乡人,忍不住问他:“我家里还有什么人?”

“远远看去,那松柏树林里坟墓累累的,就是您的家啊!”

野兔从狗洞里进进出出,野鸡在屋脊上飞来飞去。

院子里长着野生的谷子,井台边环绕着野生的葵菜。

捣掉野谷的壳做成饭,摘下野葵的叶煮成汤。

汤和饭一会儿都做好了,却不知该送给谁一起吃。

我走出大门向着东方张望,老泪纵横,洒落在征衣上。

【释词】

➀ 道逢:路途上遇到;

➁ 阿谁:“阿”用作词头,常常是引导亲属称呼或小名;

➂ 冢(zhǒng):坟墓;

➃ 累累:通“垒垒”,形容连缀不断的样子;

➄狗窦(gǒu dòu):“窦”是“洞穴”,“狗窦“即”给狗出入的墙洞”;

➅ 中庭:屋前的院子;

➆旅:旅生,植物未经播种而野生;

➇舂(chōng):把东西放在石臼或乳钵里,捣掉谷子的皮壳;

➈一时:一会儿就;

⑩贻(yí):送,赠送。

你从长辈那里听到过什么好玩的故事呢?

赶快给婷婷姐姐留言吧!

婷婷唱古文|昨夜犹听舞剑曲,今宵只盼孤云影
婷婷姐姐
儿童诗教开创者

“婷婷唱古文”和《婷婷诗教》创始人

孩子们喜爱的古文老师